爱搞事的奥利维亚

终有一日,我填不完坑,就睡了吧。

沉浮48·拍卖(一)

沉浮48·拍卖(一)


 

 这周不更了,已经肝爆了




就在众人惊愕之际,有个白色衣服的高个子,头上还有蓝氏标志性的抹额,斯斯文文地推开门。

 

 

众人齐刷刷地回头看他。

 

 

“宗主?”思追惊呆了。

 

 

带着白色斗篷的蓝曦臣走进这烟花柳巷之地,看起来还是一尘不染,他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容,然而不知道他怎么打开本来紧闭的大门进来的。

 

 

见众人闹腾腾的,他倒是很平静。腰中朔月还是那么漂亮,他淡定地和众人点点头。也顺着大家的目光看了一眼大堂阁楼上的温甯和元阮阮,没有什么异样。

 

他镇定地坐下来,看见桌上还有糕点和茶水,开始吃了起来。

 

 

蓝湛:“……”

 

 

魏无羡:“……”

 

 

聂怀桑现在当然心情不好,阮阮站在那儿,看起来很好的样子,后面还站了个男人,他现在就觉得自己绿云压顶,身后就是一片草原。对于终于冒出来的二哥,他也没得心情多看几眼。

 

 

古琴悠扬的琴声弹起来,又是一首姑苏的曲子,蓝忘机平日很喜欢弹的一支曲子。含光君怕又走了观音庙的老路,幻出自己的琴与楼阁上的阮阮的琴声相叠。

 


温柔悠扬的姑苏曲,女人弹奏温婉,男人弹奏刚劲。好听是好听,却有人问了:“我们来不是来找金光瑶……怎么弹起琴来了。”

 

 

一曲尽,忘机收琴。阮阮颔首:“多谢含光君再次赐教。”

 

 

没有错,这个曲子一个音她都没有错。就像是蓝氏本宗的人弹奏的一样。

 

 

在此期间,泽芜君再也没动过,用左手喝着茶,左手吃糕点,戴着斗篷。

 

 

“兄长……”泽芜君的孪生兄弟含光君收琴后察觉到兄长的异样。

 

 

然后含光君问:“兄长,你是不是很饿,我让人再上点东西来。”


 

魏无羡:“……”

 

 

这是蓝氏兄弟独特交流方式,一般人很难搞的懂,他们有时好似很懂对方,但又有太多的差别。还以为是泽芜君永远懂含光君,其实含光君没说而已。听了这话,泽芜君笑着点头。终于开口道:“不是说等会是拍卖会?他们都提着剑来,剑拔弩张的多不好。”

 

 

泽芜君温温吞吞地提醒道:“还有这么多姑娘在这。”这时有位小姑娘给泽芜君找来了几个饭菜,泽芜君礼貌地回礼开始在众人面前吃了起来。

 

 

“…………………………”

 

 

“泽芜君,我说你跑来这不是来找金光瑶的,你是来吃饭的?”魏无羡要疯了。

 

 

“抱歉。魏公子,食不言,等我吃完再跟你们说。你们也都坐下吧。别把这些姑娘吓到了。”

 

 

思追看看景仪,景仪看看含光君,含光君点头,听话地坐了下来,还和他们说:“你们也都坐下吧。”

 

 

聂怀桑不知什么时候提着刀,同蓝曦臣说:“二哥,抱歉,我还有事先处理一下,等会回来。”聂怀桑说完就提着刀准备冲上阁楼了。

 

 

这时突然响起了女人唱歌的声音,凄凄切切地,还有琵琶声,金凌正好坐在大台前面,第一个就看到了这个谈琵琶的姑娘,戴着面纱,又有穿的花花绿绿的姑娘们从台后窜出来,为其伴舞,一时间,大堂扬起了许多雪白的羽毛,看起来唯美极了。

 


没过片刻,凄切的琵琶转了个音向,急切了起来,花魁台上哪猩红的帘幔终于打开了。

 

 

那位站在阁楼上穿着温氏家服的人从阁楼上轻飘飘地飞下来,就像一个人偶一样,站在楼台上坐在贵妃椅的椅子旁,拉起躺在上面穿的也是红艳的姑娘的手,放在脸庞:“那让我们进入正题吧。金氏钱庄的人都来了,怎么好意思让人就等呢?”

 

 

“什么?”

 

 

众人这才搞明白,这躺着的美艳姑娘就是他们来这的目的——金光瑶。



金光瑶看起来好像睡着了。呼吸很平稳。但是谁知道这面纱的是不是金光瑶本尊呢?还说什么鬼把戏,金光瑶向来诡计多端的很,不得不防。

 

 

这时金氏钱庄的人也进来了。金凌看了一眼,金乐在里面。

 

 

 

 

 


沉浮49(预告)

我发预告的速度超出我的正文不知道多久。HHHHHHH

还有我的预告我永远也不知道是哪一张的,常常改名字。HAHAH 


金光瑶:我错了。




梦蝶01(预告)

他说我叫公孙般。


但是好像公孙般不是个好人哪,我偷偷看别人的书看到的。


说他大奸大恶,十恶不赦,肆意轻薄貌美女子,甚至连自己师傅都不……


太讨厌了,这个人跟我同样的名字,却把坏事都做尽了。哼,真的是丢公孙家的人!!!!

沉浮47·红袖(三)

沉浮47·红袖(三)

 

大蓝蓝就快回来了


他睡着了,很累,很疼。但是他不生气,要看着温甯,再看着这家妓院。

 

 

对了,我为什么会给这家妓院取名叫红袖呢?金光瑶自己问自己。

 

 

他听见门外面姑娘的叫喊声,里面有很多熟悉的名字。但他动不了,温甯给他找了个大红的柒纱裙,裙子很长,金光瑶这几个月来女装都穿的习惯了,突然发现女式服装比男式服装穿起来要简单。他想到这的时候都觉得自己也快不正常了。

 

 

没多久温甯就让人抱着他出去了把他放在妓院大堂花魁台上,金光瑶虽然没有力气但也瞄了两眼这个妓院现在的样子。

 

 

红纱妙影,暗夜流光。好似回到了小时候,母亲还在世的时候。那时候母亲从不哭,反倒是他去了世家后才忧心忡忡,愁眉不展。

 

他知道自己长得很像母亲,算命的曾说他男生女相视为不详,人生大起大落,颠沛流离,不得善终。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这话,金光瑶就捡着白色,金色,黑色这种素净的布衣服穿起来,显得自己会有男子气概很多。

 

 

当然,还带了个帽子,那更是地位的象征。礼仪之始,在于正衣冠。

 

 

温甯给他带了个面纱,他由衷的感叹道:“金光瑶你真的是太美了。”

 

 

金光瑶对他笑,其实是想等会要把他舌头拔下来。但抵不住体内的药性发作,昏昏沉沉睡着了。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花魁台拉起了大幅帘幔,看不见台子外面的东西,他躺在贵妃椅上。

 

 

就听见外面人声鼎沸,还有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你说这里面的会不会是金光瑶。”

 

“不可能,你看着纱幔里的姑娘妙曼妖娆,怎么可能会是金光瑶呢?”

 

“你还是太年轻了,谁知道呢,我上次在姑苏看见过金光瑶女装。比起这,那可真是。”



“有多好看?”



“反正就是你想象不到的好看就是了。”



这个人说下面这话还回头看了一眼蓝湛,一脸坏笑说:“难怪蓝曦臣这么……”

 


后面他说不出话来了,他也被蓝湛禁言了。

 

 

仙门世家都是见招拆招,敌不动我不动的态度,就随着这群招待的侍女在安排好的地方坐下了。他们腰中的剑,还是稳着呢。

 

 

这里的服侍丫鬟也太水嫩一个个的。这个地方确实是不错啊,不少人这么想。

 

 

那个带着面具的姑娘非常古怪,所有的姑娘都听命于她,礼数没有任何不周,干净利落,好似是个……世家姑娘,对。话说回来,聂怀桑的小老婆孩子丢了到这来找了,难不成……

 

他们给金凌挑了一个上好观景的位置,魏无羡不放心,就吧唧跟过去了,魏无羡一去,蓝湛也跟过去了,蓝氏一群人也过去了,所以这么一看,许多人都坐在了台子正对的正北,西北,东北方。金凌坐在一群人中间,压力很大。

 

“魏无羡,你坐过去。”金凌小声跟魏无羡讲。

 

 

“我坐过去?”魏无羡生怕他出什么问题,难以和师姐交待,看见金凌恨不得就把他拴在身上:“我得照顾你”

 

 

“谁要你照顾啊。我身后这么一大群金氏的人都是……”金凌说这话的时候气势是很足的,但在蓝湛的注目下,声音越来越小,后面干脆听不见了。

 

 

每个茶案上都有点心和茶水。但没有人动。

 

 

那个戴面具的姑娘见了,一直笑,沙哑的破锣嗓子笑起来很难听。她径直走到一个查案上,拿了块糕点,就着茶水咽下去:“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你们吃吧。等会还有很长时间呢。”

 

 

金光瑶听到这破锣嗓子和性子就知道这个姑娘是谁了。红袖,这家妓院是金光瑶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还是没有人动茶水和糕点。

 

 

红袖拍了拍手,二楼的楼阁上,有人开始弹奏古琴。

 

 

“不好。”魏无羡第一反应是要拿起陈情。所有人纷纷要拔剑。

 

 

“啪啪啪。”那位继续弹古琴的姑娘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太阳纹饰,不过也带着面具。可他前面那位要弹琴的姑娘很是眼熟。

 

 

“那不是……聂宗主的……”很多人不敢把后面话补完。

 


更令人震惊的是,现如今竟然还有人敢穿着那个家族的家服!

 

 

 

 

 

 


沉浮47·红袖(二)【删减版】

沉浮47·红袖(二)【删减版】

 

【此处省略1500字,金光瑶想自du,但是却被捆住手脚在盆盆里,然后就被性虐待。我知道过不了审所以跳过吧。我开熏】

 

金凌被舅舅谜一样的态度搞蒙了。而且更让人惊悚的事情是,舅舅居然对他轻言细语,更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金凌说道:“舅舅,你是不是有孩子太开心了。”

 

 

江澄又揍了他的头。

 

 

无论多少岁,无论现在什么身份,他好像永远都是小孩子。对,在舅舅眼里。

 

 

江澄没有阻止他,就让他去了。金凌带着一群人就气势汹汹地去了,御剑也没有多久。但好似来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聂叔叔……哦,还有魏无羡和蓝湛。

 

好似四大家族就只有江澄没来。江澄不感兴趣,巴不得金光瑶早点消停,他在家里趁着要办百日宴的由头,不去显得很正当。

 

魏无羡看见金凌就忍不住多说两句,活脱脱自己没活明白就装模作样的教育起他来了。

 

 

金凌决定从今天开始树立自己威严的宗主形象,甩了一下宗主袍,严格地理了理自己的仪态。

 

 

魏无羡和蓝湛嘀咕:“金凌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以前他不是这样的啊。”

 

就连蓝湛听了都看了眼金凌,那像是过来人的眼神。

 

 

哼!金凌并不想理他们。

 

 

红袖这家妓院在离兰陵城中心的兰陵金氏不远的地方。不过现在的红袖早已今非昔比,富丽堂皇。就连久经人事的聂怀桑都不免觉得面前妓院里的珠光暗影,嘤嘤笑声,更有妖娆的花藤点缀,帐中香弥漫看起来很吸引人。

 

 

“确实是个好地方,很适合三哥”聂怀桑笑。

 

 

原以为跟着蓝湛来的姑苏蓝氏会扭扭捏捏,极不好意思。这些可都是正儿八经的蓝氏内门子弟,那肯定是没有来过如此风月之地。哪想到他们沉静如水,一点波澜也没有,很不好玩。

 

 

思追和景仪同金凌点了一下头。

 

 

景仪是里面最蓝氏子弟里面最“出类拔萃的”,他穿着披麻戴孝风格的衣服,看着妓院楼阁里的温柔乡,还能有话说,上蹿下跳的,比风流世家子弟的典范魏无羡还能说。

 

蓝湛把他禁言了。

 

 

金凌心想,还好,还好。他很稳重。

 

这家妓院的大门本来是紧闭的,等到金凌来了不久,门就自动打开了。红袖的姑娘们还齐刷刷地站成两排,等待各位世家子弟到来。这时各个小世家也来了大半。

 

兴许是有些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经常来此流连。姑娘们都喊得出来名字,但是她们喊得最多的是金凌。


 

“金宗主……金宗主”软糯绵绵

 

 

金凌脸都红了。

 

 

还有姑娘笑了:“金宗主,这么大了还脸红呢”

 

 

这就像一家正常的妓院。

 

 

不过是家非常别致的妓院,原来里面所有的烛光都是用的夜明珠。所有的帘幔均是月影纱,主色是红色,鲜艳异常,但在月影纱和夜明珠的映衬下有了很多柔和。

 

来之前各世家早已做好准备,吸取观音庙的教训,早已服了百毒不入的药汁。当然,金凌没想到这些,可魏无羡一来都强制给他们吃了。



很难吃。一看就是魏无羡弄得。

 

 

红袖里面所有的香味,琴声,哪怕是用具都没有问题。光洁靓丽

 

 

忽然有一个姑娘带着面具,面具上还有姑苏蓝氏的卷云纹,恭敬地给各位行礼。

 

 

“请落座。”姑娘的声音很是沙哑,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老祖好啊。”那位带着面具的姑娘,还特地看了一眼魏无羡。

 

 

蓝湛很警觉。

 

“含光君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又不会吃了老祖。”

 

聂怀桑走在最前面,听到这边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姑娘,

 

 

他眯起了眼睛。

 

 

一般能让聂叔叔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那就真的有事。

 

 

进来的世家子弟都严阵以待。

 

 

 

 

 

 


沉浮47·红袖(一)【删减版】

沉浮47·红袖(一)【删减版】

真是曲折呢,刚才又被禁了,谢谢刚刚给我上两篇留言的朋友们,没得办法。只能这样过审呢~~~



金凌人称小金宗主,最近总是受惊吓。有人告诉他,他那死而复生,依旧热度不减的小叔要被当做……卖掉了。

 

???????? 

 

“蓝叔叔呢?他人嘞?”金凌急的在自己房间转圈圈,又看看这个妓院最近出来的单页,兰陵最漂亮的牡丹花,后面就是一群不可入耳的话,一看就明白这地方是妓院,风流至极。这也气死小金宗主了,小金宗主一气之下拿起自己的剑就要往这个红袖这个妓院过去。先把它抄了,更让他觉得自尊心挫败的是,在他家附近,居然还有妓院这种不入流的场所,祸害老百姓,而他居然不知道。 

 

太失败了!

 

 

江澄是最了解金凌的,一听到这个风声,就立马跑到兰陵金氏来了。就看到小金宗主怒不可遏地要亲自过去把这个妓院抄了。

 

 

“舅舅,你怎么来了?”

 

 

江澄望过去,金凌气势汹汹,身后好几百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去干什么。

“去哪儿啊?”江澄堵在门口,忽然一想自己靠着的这个门好熟悉。后来又一想,原来是当年和魏无羡一起把金子轩揍一顿差点把这个门拆了砸金子轩身上。难怪这么熟悉。

 

 

“当然是去红袖啦!”金凌心意已决:“舅舅你不必拦我,如此地方,害人害己,如今又造谣生事,我自当……”

 

 

金凌原以为舅舅会阻止自己,所以老早准备了一大段说辞,那背的是极其熟练,还没背到一半,江澄主动走开,把门让出来给金凌:“去吧,去吧。”

 

 

江澄一副两袖清风,神清气爽的模样,就像是金凌今日要去老学究那里去上课。

 

 

金凌倒吸了一口气:“舅舅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这不像你啊!!!!”

 

 

“找打啊你!”江澄敲了他的头。

 

 

金光瑶躺在温甯怀里,他的头有点痛,疼痛欲裂,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体内天仙子等会又会让他产生幻觉,温甯抱着他,把他的衣服都褪去,看着金光瑶现在完美无限的皮肤,非常满意。

 

金光瑶产生幻觉的时候会不自觉抓住什么东西,奈何现在在温甯怀里,没什么东西可抓,就抓住温甯的手

 

温甯拍着他的背,很是温柔,然后毫不留情地甩手把他扔到沐浴的木桶里,木桶很大,能装下很多水,刚刚还被人悉心呵护的人,转眼就被扔进水里,他开始时有点呛水,呛了半天才分清楚自己在木桶的现实。

 

 

这时把金光瑶扔进去的人为他鼓掌:“你真的是美极了”

 

 

金光瑶这时候脑回路清奇,突然想到要是这么死了,孟永说不定会再以他为原本写几个本子,那么就真的成为香艳本子的长住客。

 

会丢死人的!!!!!金光瑶用尽自己的力气,从桶里面爬起来了。

 

 

水温很热,温甯恶趣味地还放了很多花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TMD,金光瑶心里终于骂脏话了。

 

多亏了这些热水,虽然特别烫,他的体温这时候终于开始回升。

 

可过了片刻,他才发觉这个水很不对劲。妓院本就香味迷人,盖过去了这花瓣本来的味道。所以他现在想往外爬已经没有一点办法了,所以他只能由得自己闻着,花瓣的味道。沐浴在花瓣的水里。

 

 

这是催情的野蔷薇。

 

 

“我得保证你各个方面完美无缺,是个勾人的水性杨花的美人。这才对得起金仙督的身价。”

 

 

 

 

 

 

 

 

 

沉浮47·红袖(预告)

金凌人称小金宗主,最近总是受惊吓。有人告诉他,他那死而复生,依旧热度不减的小叔要被当做……卖掉了。


????????


“蓝叔叔呢?他人嘞?”